腾房纠纷 | 返还原物纠纷 | 排除妨害纠纷 | 无权占有纠纷 | 共有权纠纷
您现在的位置是:网站首页 > > 品牌服务 > 无权占有纠纷

赵某股权转让纠纷案

作者:腾房纠纷网   时间:2016-07-25   人气:1091次

裁判要旨:善意取得制度原是建立在动产占有的基础上的制度,后来随着市场经济的发展,其适用范围逐渐扩大到不动产物权以及其他物权取得的范畴。善意取得的内涵是指无权处分他人财产权利的人将其占有的财产以所有权转移为目的转让给第三人,若第三人在受让该财产时主观上出于善意,则仍可依法取得该财产的所有权,该财产的实际所有权人无权以其对该财产享有所有权为由要求第三人返还,而仅能向转让人要求赔偿。我国《公司法》未对股权转让过程中股权的取得是否适用善意取得制度做出明确规定,仅在《最高人民法院关于适用《中华人民共和国公司法》
若干问题的规定(三)》第 26 条、第 28 条中规定了股权在特定场合可以参照适用《物权法》第 106 条的善意取得规则,语焉不详,尚有不少疑惑之处,在审判实践中应从主客观多方面加以考量。

 

【案情】

 

原告赵某与被告陈某于2005年期间共同出资成立金华市樱子家纺有限责任公司,公司注册资本为150万元,其中原告出资22.5万元,被告陈某出资127.5万元,分别占出资额的15%85%2005520日,被告陈某办理了工商登记,并领取了公司营业执照,原告赵某的工商登记手续也均由陈某办理。2010118日,赵某的15%股权工商登记变更为陈某的丈夫龚某,20091216日的股权转让协议也系陈某与龚某所签定。2010423日,股权工商登记变更为陈某某6%、龚某15%、陈某79%201195日,股权工商登记变更为冯某6%、冯某某15%、曹某9%。第三人曹某、冯某、冯某某受让以上股权时通过中介人与被告陈某、龚某及第三人陈某某签订了股权转让协议,并通过银行转帐、代为还贷等方式支付了股权转让金565万元。原告请求判令:一确认被告陈某和龚某于20091216日签订的股权转让协议无效;二、确认201192日被告转让给第三人的股权转让协议无效;三、确认原告在被告金华市樱子家纺有限公司的股东身份(享有15%的股份)。

 

【审理】

 

金华市婺城区人民法院经审查认为,陈某未提供有效证据证明其为公司全部股份的实际出资人,诉争股权原记载于赵某名下,故15%的股权应属于赵某所有。虽然赵某的股权在登记时由陈某代为登记,但并不表明登记后陈某可以随意处置赵某的股权,即使赵某没有交纳注册资金,也只是赵某与陈某之间的债权债务关系,并不能否定赵某登记后的股东资格,而龚某作为陈某的丈夫,理应知道20091216日签订的股权转让协议并非由赵某签字同意,陈某未经赵某同意将其15%的股份转让给被告龚某,侵害了赵某的利益,根据《中华人民共和国合同法》第五十二条第一款第(二)项规定“恶意串通,损害国家、集体或者第三人利益的,合同无效”,被告陈某和被告龚某于20091216日签订的股权转让协议应认定无效。曹某等第三人受让股权前查阅了工商登记,有理由相信被告拥有股权的处分权。原告认为565万元的转让价格过低,申请了鉴定,却未交纳鉴定费,故没有证据可以证明转让价格过低。没有其他证据可以证明第三人具有恶意,第三人为善意的主张成立。根据依据《中华人民共和国公司法》第四条、《中华人民共和国合同法》第五十二条第一款第(二)项、《中华人民共和国物权法》第一百零六条、《最高人民法院关于适用〈中华人民共和国公司法〉若干问题的规定(三)》第二十六条“名义股东将登记于其名下的股权转让、质押或者以其他方式处分,实际出资人以其对于股权享有实际权利为由,请求认定处分股权行为无效的”的规定、《中华人民共和国民事诉讼法》第六十四条、第一百三十条的规定,判决如下:一、被告陈晓莹和被告龚铭于20091216日签订的股权转让协议无效。二、驳回原告赵某的其它诉讼请求。

 

一审判决后,赵某不服,以冯某等不是善意第三人、一审法院适用法律错误及程序违法为由,向金华市中级人民法院提起上诉。陈某不服亦提起上诉,认为赵某未实际出资,仅仅是名义上的股东,陈某作为实际出资人将赵某的名义股权转让给龚某并未剥夺赵某的股权,该股权转让协议有效。

 

金华中级人民法院认为:二审认定的事实与一审法院查明的事实一致。根据各方当事人的诉辩主张,本案的争议焦点系陈某和龚某签订的股权转让协议效力,及冯某受让龚某在金华市樱子家纺有限公司的股权能否适用善意取得制度的问题。一、依据金华市樱子家纺有限公司工商登记的记载,本案诉争股权原载于赵某名下,陈某虽主张其为实际出资人,但未提供有效证据予以证明,故该股权原属于赵某所有。陈某以赵某的名义与龚某签订股权转让协议,并将赵某的股权变更到龚某名下的行为,未经赵某同意或事后追认,属于无权处分行为。而龚某作为陈某的丈夫,理应知道股权转让协议并非赵某本人签名,故陈某和龚某于20091216日签订的股权转让协议应认定无效。二、现有证据表明,冯某受让诉争股权时,曾经到工商行政管理机关查阅过公司的股权登记情况,对于龚某是否享有该公司股权已尽谨慎注意义务。且冯某支付合同对价后,已在工商行政管理机关办理了股权变更登记。因此冯某虽然从无处分权的龚铭处受让股权,但其受让股权出于善意且等价有偿,可以适用善意取得制度,涉及的股权转让协议应当认定有效。赵某、陈某的上诉理由不能成立,对其诉请不予支持。原审判决认定事实清楚,实体处理并无不当。依照《中华人民共和国民事诉讼法》第一百五十三条第一款第(一)项之规定,判决如下:

 

1.驳回上诉,维持原判。

 

2.二审案件受理费4676元,由上诉人赵某、陈某负担。

 

【评析】

 

本案股权多次转让,在转让的过程中多次典型地展现了民法中的无权处分及善意取得制度。首先,争议的第一个焦点即陈晓莹和龚铭签订的股权转让协议效力问题,本案诉争股权原载于赵某名下,陈晓莹以赵玉龙的名义与龚铭签订股权转让协议,并将赵某的股权变更到龚铭名下的行为,未经赵某同意或事后追认,属于无权处分行为;而龚铭作为陈晓莹的丈夫,理应知道股权转让协议并非赵某本人签名,也不属于善意取得,故陈某和龚某于20091216日签订的第一次股权转让协议应认定无效。其次,第二个争议焦点是第三人如何才能善意取得股权问题,即本案中第三人曹某、冯某、冯某某于201195日第二次受让以上股权是否适用善意取得制度。我国《公司法》未对股权转让过程中股权的取得是否适用善意取得制度做出明确规定,仅在《最高人民法院关于适用《中华人民共和国公司法》
若干问题的规定(三)》第 26 条、第 28 条中规定了股权在特定场合可以参照适用《物权法》第 106 条的善意取得规则,语焉不详,在实践中尚有不少疑惑之处,故值得借此典型案件研究讨论。

 

根据善意取得制度的内涵,参照这一典型案例,对股权的善意取得的适用应当同时具有以下四个要件:

 

一、处分人的行为必须是无权处分

 

民法上的无权处分理论制度可谓是“法学上的精灵”{1},在审判实践中极具复杂性又极具重要性,而且涉及面极广,无权处分与合同相对性、不当得利、善意取得等理论都具有密切关系。无权处分他人财产的人将其占有的财产以所有权的转移为目的转让给第三人,可以是合法占有但不能处分,也可以是非法占有当然不能处分。在合同法上,将无权处分行为的效力一般规定为效力待定,依据《合同法》第51条的规定,效力待定的无权处分行为欲成为生效的合同行为,途径有二:其一,权利人追认,权利人的追认可以使无权处分行为自始成为生效的合同行为。其二,无处分权人在订立合同后取得处分权,此时自取得处分权之时起,合同生效。因此,一旦当事人之间发生交易后,如果没有出现有处分权人的追认或者无处分权的人订立合同后取得处分权的,无权处分行为即不能生效。此时无论交易相对人为善意或者恶意,都只能向无权处分人主张缔约上过失责任的承担,无法主张违约责任的承担,这无疑放纵了无权处分人,未能周到保护善意交易相对人的利益,在利益衡量上,有不尽完善之处。因此,物权法第106条对此作了弥补,规定除了这两种途径,在当事人之间的交易关系符合善意取得制度的适用条件时,无权处分行为应当例外成为生效的法律行为。本案中,如前所述,第一次转让股权未得到所有权人追认且受让人为恶意而认定无效,第二次转让前虽然股权已经登记为龚某,但第一次股权转让已经判决无效,具有溯及力,故第二次转让的行为应当先认定为无权处分。一言以蔽之,正如表见代理必须是无权代理,善意取得制度的适用首先必须以无权处分为前提。

 

二、受让人受让该股权时是善意的

 

善意应当包括三层含义:一是善意的主体应当是仅限于受让人。在从事交易活动时,受让人并不能了解掌握让与人的心态,即使让与人主观上为恶意,只要受让人主观上为善意即可。在股权转让中,受让人的身份应当有所限制,换言之,从身份特征即根据受让人和无权处分人的密切程度可以判断是否符合善意的主体,若受让人系公司股东、内部工作人员或无权处分人的近亲属,则其必然较一般人容易掌握股权归属信息,应当履行更高的注意义务,一般情况下不应认定为善意。本案中第一次转让股权的受让人龚铭与无权处分人陈晓莹系夫妻,故可以认定其非善意。二是善意的内容应当是无过错且无过失。善意取得制度中的“善意”,是指受让人不知转让人无所有权或处分权的事实,与其相对应的“恶意”是指受让人明知转让人无所有权或处分权,或者应当知道而由于疏忽大意而不知。若明知让与人对股权无处分权而仍受让该股权,则同违反所有权人意志转让财产的人一样,均属于故意侵犯他人对股权的所有权,不能主张权利。三是善意的确定时间为受让股权前。在股权转让前,受让人须得持善意态度,否则善意取得不成立。至于股权转让成功以后是否为善意,不影响善意取得的效力。受让人履行查阅股权工商登记情况的义务应当是在受让前具有善意的主要表现形式,本案在第二次股权转让时,受让人冯建清在受让诉争股权前,到工商行政管理机关查阅过公司的股权登记情况,对于龚铭是否享有该公司股权已尽到谨慎的注意义务,主观上无过失也无过错,符合善意的条件。

 

三、受让人以合理的价格获得股权

 

《物权法》第106条的善意取得以有偿为前提,且价格必须合理,如此规定是为了保证交易稳定,保护交易安全,也反映了商事交易中所存在的一般规律。正如英美合同法中的对价概念,双务合同中当事人双方互负对等给负的义务,合同关系有效成立,必须具有对价关系{2}。股权受让人是否已经支付,并且所支付的价格是否合理也可以作为衡量股权取得是否合理的一个标准,如果受让人是无偿地或者以过低的不合理价格从无权处分人处取得股权,则难以认定其为善意。实践中,专业机构出具的资产评估结论可作为是否已经支付合理对价的依据,对于股权价值的鉴定,应当根据证据规则由持异议者提出申请。本案中第三人曹秀芬、冯建清、冯璐琦以565万元的价格转让陈晓莹、龚铭、陈思圆的金华市樱子家纺有限公司的全部股权,原告虽认为价格过低,但申请鉴定后又拒不交纳鉴定费用,又无其他证据可证明转让价格过低,故依法可认定该转让价格合理。

 

四、转让的股权依照法律规定进行了转让登记

 

股权转让本质上属于财产权利的买卖,应当遵循合同法的一般规定,但股权又有别于一般的动产或不动产,还要受公司法的调整。一般而言,转让人与受让人之间基于股权转让的合意达成真实一致的意思表示后,合同即告成立并生效,对双方当事人具有约束力。但股权作为财产权利的一种,其交付转让与一般动产不同,签订股权转让合同并不会自动导致股权的变更,受让人需要办理股东名册变更登记才能成为权利主体,经工商变更登记后才能对外产生公示的效力;与一般不动产也不一样,还要考虑其他股东的优先权。本案冯建清在支付合同对价后,已在工商行政管理机关办理了股权变更登记,对外宣示了股权转让的事实,也不存在其他股东的优先权,在符合上述其他三个条件的前提下,该股权受让应认定为合法有效,依法应予支持。

 

在审判实务中要注意深刻理解无权处分和善意取得的概念,准确地把握股权转让中善意取得规则的适用,全面认真地核查以上四个要件,能有利于妥善开展股权转让纠纷的裁判,切实保护当事人合法权益。



太远腾房纠纷律师网是中国首家专业办理腾房纠纷案件的律师服务团队品牌!由北京市东卫律师事务所房地产事务部创办,由靳双权部长领导数十名拥有成功办理腾房案件经验的专业房产律师组成。团队律师是在成功代理大量腾房纠纷案件后,总结代理此类案件的经验,系统整理北京市各级法院审理腾房案件的判例及相关的法律法规,掌握法院审判尺度。律师团队秉承集体研究、群策群力、严谨认真的工作作风,为客户制定详尽、合理、实用的诉讼方案,切实维护客户的合法权益。如果您有类似法律问题,欢迎来电咨询,我们将为您提供最专业的法律服务。
网站关键字:腾房纠纷律师返还原物纠纷律师排除防害纠纷律师共有纠纷律师

 


免责声明:本网部分文章和信息来源于国际互联网,本网转载出于传递更多信息和学习之目的。如转载稿涉及版权等,请立即联系网站所有人,我们会予以更改或删除相关文章,保证您的权利。

上一篇:解决长期占房,不腾房纠纷

下一篇:因单位分房引发的纠纷是否属于法院主管的范围